香港服务器

“国徽高悬”缔造新气象,香港须“加速度”

  香港新一届立法会在1月12日(周三)召开第一次特首答问大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在特区立法会议事厅高悬,与特区区徽互相辉映,这次的答问大会,别具历史意义。

  “国徽高悬”缔造新气象,<a href=香港须“加速度””/>

  特首在答问大会上详述了特区政策局改组,由现时三司十三局改为三司十五局,新增文化体育及旅游局及分拆现时运输及房屋局为两个局,另外有好几个政策局也会改组内容。特首更提到下届特区政府可以设立副司长来协调北部都会区计划。这其实早在1990年4月时便写进了基本法第四十八条第五款,只是历届特区政府没有提出。

  当然,这便要感谢中央政府在2021年3月30日行使为特区创制的权力,令香港立法会的选举制度可以完善,令反中乱港的“揽炒派”(注意不是:反对派,两者性质绝不一样)无法进入立法会,否则光是有一位“揽炒派”进入了立法会,特首的答问大会根本没法顺利进行,遑论改组各政策局。

  “揽炒派”最令人气愤的地方是:钻尽空子来“拉布”,拖特区政府改革的后腿。而香港最需要的是行政机关勇于进行改革。以笔者在2013-2015年亲历的创新及科技局为例,时任特首梁振英早在2011年竞选时便已倡议设立创科局及文化局。2012年快上任时改组决议通过不了当时的立法会。2013年,梁先生再接再厉,然而形格势禁,在立法会有一定数量“揽炒派”的情况下,最后也要在2015年10月才能成功设立创科局。

  那为何林郑特首会在1月12日立法会答问大会上说,今年6月初便可完成改组,让下任特首有时间提名一众局长给中央委任呢?香港改组速度突然又变得这么快,答案是:国徽高悬。国徽高悬立法会象征着中央对香港特区的关怀和帮助。没有中央依法介入,以具创意的方法为香港创制,单凭香港特区之力,根本没法完善选举制度,也没法全面落实“爱国者治港”。

  这令笔者想起一代伟人邓小平。邓公确实具睿智,他早在1987年4月基本法还在草拟阶段时便说:“还有一个问题必须说明:切不要以为香港的事情全由香港人来管,中央一点都不管,就万事大吉了。这是不行的,这种想法不实际。中央确实是不干预特别行政区的具体事务的,也不需要干预。但是,特别行政区是不是也会发生危害国家根本利益的事情呢?难道就不会出现吗?那个时候,北京过问不过问?难道香港就不会出现损害香港根本利益的事情?能够设想香港就没有干扰,没有破坏力量吗?我看没有这种自我安慰的根据。如果中央把什么权力都放弃了,就可能会出现一些混乱,损害香港的利益。所以,保持中央的某些权力,对香港有利无害。大家可以冷静地想想,香港有时候会不会出现非北京出头就不能解决的问题呢?”

  请读者注意邓公说的“难道香港就不会出现损害香港根本利益的事情?能够设想香港就没有干扰,没有破坏力量吗?我看没有这种自我安慰的根据。”

  完善选举制度之前的立法会乱象就是明证,因为他们以危害我国国家安全为目的,对香港极尽揽炒的能事。最后只有中央依法出手,才能有今天由治及兴之局,才能有今天不足6个月便可以完成特区政府改组的局面。笔者称之为国徽高悬下的“国家速度”。

  “国徽高悬”缔造新气象,<a href=香港须“加速度””/>

  有“国徽高悬”缔造的新气象和大好环境,香港须“加速度”解决具体问题。

  1)争取全面通关。抗疫快踏入第三个年头,但香港仍然未能通关。特区政府此前与内地接洽的通关准备工作因为第五波疫情中断,令人痛惜。特区政府唯有采取有效措施,在短时间内将疫情遏制,通关才有曙光。

  2)“打工仔”福祉。香港一直有呼声要求取消300多万“打工仔”的强积金对冲谴散费和长期服务金安排。即“打工仔”在某单位工作了一段时间后被解雇,老板不能用“打工仔”以往每月供款的强积金来对冲法定要付的谴散费或长期服务金。若取消成功,“打工仔”被辞退时可以多拿一点“傍身”。这问题在香港争论近20年,近日特区政府终于下决心做,但纵使今年内通过了法律,也要等到2025年才能实施,即要再等3-4年。原因是要等一个电子强积金平台上线。

  笔者顿时想起远为复杂的北京大兴国际机场,由2016年2月18日建筑集团中标,到大兴机场在2019年5月13日正式接待第一架民航机正式升降,只用了不到3年半时间。香港做一个电子强积金平台的时间,超过建一个北京大兴机场。

  3)二十三条立法。“揽炒派”自2020年11月11日全面退出第六届立法会。由这日期至2021年10月该届立法会休会,其实有近一年时间,特区政府或因忙于抗疫等其他原因,迄今一直没有就二十三条立法向公众咨询,令香港的国家安全漏洞仍然未完全填补好。

  这些问题不加紧推进,会令香港具体问题始终不能解决,港人对现况的不满只会不断累积,长此以往,只会令社会情绪“堆积薪柴”。作为爱国爱港一分子,笔者只能“提笔论政豪气生,一片丹心报国家”,把自己观察写出来。

  作者|冯炜光,香港时评人。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香港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香港服务器网联系。

[香港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