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服务器

常玉《电线上的燕子》领衔“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和设计”香港秋拍

  11月29日至30日,“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和设计”香港秋拍将在香港、北京两地以视频直播的方式进行同步拍卖。此次秋拍由保利拍卖与富艺斯拍卖行(Phillips)联合呈献,其中,内地巡回预展已于10月26日至27日在深圳鹏瑞莱佛士酒店展开,目前北京预展已于11月5日结束,接下来,还将于11月11日至14日在上海021当代艺术博览会举行。作为本季联拍的延伸,北京保利拍卖还将于12月秋拍中推出现当代艺术夜场、中国新绘画等专场。

常玉《电线上的燕子》领衔“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和设计”<a href=香港秋拍”/>

  11月4日至5日,“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和设计”香港秋拍北京预展在北京瑰丽酒店举行。图为北京预展现场。主办方供图。

  本季预展除展出常玉、吴冠中、赵无极、朱德群、周春芽、曾梵志、刘炜等中国现当代艺术名家杰作外,还带来了草间弥生、乔治·康多(George Condo)、哈维尔·卡列哈(Javier Calleja)、尼古拉斯·帕尔蒂(Nicolas Party)及洛伊·霍洛韦尔(Loie Hollowell)等一众当代艺坛最受欢迎的国际艺术家作品。

  四位赴法习画的现代艺术大师作品是中西方艺术交融杰作

  常玉作于1931年的《电线上的燕子》是其数十年创作生涯中唯一的“街景”作品,在本季预展和即将进行拍卖的亮点作品中就包括了这一杰作。此外,吴冠中创作于1991年的《桂林》,朱德群创作于1979年的《旭日千里》,及阔别30年再现拍场,由赵无极创作于1964年的《20.3.64.》也作为二十世纪现代艺术大师的精选巨作呈现。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四位创作者同为赴法习画的现代艺术大师。其中,常玉的这幅《电线上的燕子》用色简练,并以中国传统绘画“墨分五色”的理念,用笔刷铺就浓淡不一的背景,营造了一个深沉浮动的空间效果,并使用当时他最为标志性梦幻柔和的粉色来描绘街景建筑,为画面注入了一丝独属于巴黎的甜美和浪漫。而艺术家对于燕子与建筑的构图,运用中国传统绘画虚实相生的艺术手法来塑造空灵深远的氛围,《电线上的燕子》因而成为常玉最为独特的风景创作。

常玉《电线上的燕子》领衔“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和设计”<a href=香港秋拍”/>常玉《电线上的燕子》,约1931年作。主办方供图。

  吴冠中的《桂林》是其“油画民族化”探索之集大成之作,此时的艺术家融汇具象与抽象的语言,灵活调动西方油画的瑰丽色彩与传统水墨的灵动气韵,呈现出“远观写实,近观抽象”的独特美感。上世纪90年代是吴冠中创作硕果颇丰的时期,他在此时名声享誉国际,亦在创作上具备了更加开阔的视野和更自由洒脱的态度,而《桂林》正是这一时期创作的杰出代表。《旭日千里》,是朱德群一以贯之,以油彩挥洒而出中国山水意境的抽象之作,此作的三联式构图,呼应着中国横卷山水营造而出的平远景致;而作品题名,同样深受中国山水画的影响。从《旭日千里》到《宇宙洪荒》、《初晴》、《仲冬》、《大地苏生》等作品,是朱德群取法东方山水的题名精神。

常玉《电线上的燕子》领衔“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和设计”<a href=香港秋拍”/>吴冠中《桂林》,1991年作。主办方供图。
常玉《电线上的燕子》领衔“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和设计”<a href=香港秋拍”/>朱德群《旭日千里》,1979年作。主办方供图。

  赵无极的《20.3.64.》阔别30年再现拍场,此作出自艺术家创作生涯中“全速前进的十年”,该时期被认为是赵无极非凡艺术生涯中的巅峰时期,在当前的赵无极前十大世界拍卖纪录中,有三件作品均出自1964年笔下。《20.3.64.》由纯白、墨黑及琥珀三色层叠渐变而形成完美和谐的丰富色调,艺术家以宽阔磅礴的笔触描绘出画幅的整体构图,透过尖细的画笔于画面中央停顿、刮擦、转动,创造出细腻复杂、蕴含东方水墨气韵的油彩笔触,充分体现出赵无极在传统中国书画技巧上融入西方抽象表达之登峰造极,同时亦昭示其正朝着更为宏伟而壮观的风格转型。

常玉《电线上的燕子》领衔“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和设计”<a href=香港秋拍”/>赵无极《20.3.64.》,1964年作。主办方供图。

  草间弥生《复述》首登拍场

  本季内地巡回预展还呈现了两件独特的大型艺术装置,这之中,草间弥生的《复述》可谓博物馆级的杰作。《复述》是首登拍场,过去十多年来一直收纳于同一私人收藏。如此数量庞大之盒子所组成的软雕塑装置艺术作品极为罕见,多数已纳入日本的美术馆馆藏。《复述》由120个盒子软雕塑组成,每个盒子内的软雕塑形态各不相同,且每个盒子都单独有草间的签名。这是一件很大也很小的雕塑作品,收藏者可以自由地排列组合,每个盒子也可以单独是一件艺术品。这件作品也展现了草间弥生创作中“不断重复”的意象之个人特色。

常玉《电线上的燕子》领衔“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和设计”<a href=香港秋拍”/>于11月4日至5日在北京巡展现场展出的草间弥生《复述》(1998)。主办方供图。

  另一件格外与众不同的装置艺术作品是出自当今最受追捧的艺术家之一哈维尔·卡列哈(Javier Calleja)的《无题》,也是展现他标志性“大眼仔”主题的珍罕典范之作。长度超过七米的《无题》包含30件绘于棉纸上的独立画作,由艺术家耗时四个月逐件绘制而成,是拍卖历来最大尺幅的卡列哈作品。《无题》诞生于2017年艺术家于香港举行其在亚洲首次个展时,为位于中环的知名西班牙餐厅所创作,其中每件精心创作的画作均讲述一个独立的故事,将观者带入卡列哈充满讽刺意味、怀旧和天真感的异想世界。这件作品也可以通过不同的方式进行组合,并随着每一次不同组合向观者展现多元的叙事。

常玉《电线上的燕子》领衔“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和设计”<a href=香港秋拍”/>于11月4日至5日在北京巡展现场展出的哈维尔·卡列哈《无题》(2017)。主办方供图。

  乔治·康多作品展现“以不同方式画出各种心理状态的复合体”

  被誉为“毕加索传人”的美国艺术家乔治·康多(George Condo)的多件佳作也将亮相本季拍卖。目前,亚洲迄今为止最大规模个展《乔治·康多:图像殿堂》正在上海龙美术馆进行中,他的大部分作品包含虚构人物的肖像,展现“以不同方式画出各种心理状态的复合体”。本季秋拍呈现的《夜间肖像》中描绘的拥有优美颈部和胸部线条的年轻女子是尊贵上流社会的缩影,与她脖子以上畸形的五官形成强大的反差。这种奇妙而野性的面部构造违背了观众的期望,暗中演绎着一出悲喜交加的人生悲剧。创作于2008年的《梦想家》是艺术家巧妙地将天真与怪诞并置的又一绝佳例子,借小丑几个世纪以来滑稽与悲哀共存的形象,传递着关于肤浅与自我表现的主题。小丑友好却略显迷失的表情似乎无法掩盖他支离破碎的内心,加上手中点燃的香烟,也为传统印象中总让人发笑的小丑形象增添了一丝悲哀和复杂。

常玉《电线上的燕子》领衔“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和设计”<a href=香港秋拍”/>乔治·康多《梦想家》,2008年作。主办方供图。

  本季秋拍还将荟萃亚洲当代经典佳作,呈现一系列艺术市场关注焦点的当代艺术家作品。周春芽《闻花香》炙热充满绮想,桃花野性的冶艳风情与花丛中相拥情人炙热的情感相呼应,既是周春芽对自我生活美好的投射,也是艺术家释放人对于欲望最原始的追求。

  刘炜《你吸烟吗》是“禁止吸烟”系列中最早的作品之一,“禁止吸烟”系列是刘炜1998至1999年的主要创作,以粉色、腐烂的肉、骷髅头及英文书写标记为其这一时期标志性的创作风格,传达出艺术家对特定时代背景下社会高速发展以及消费主义社会所带来的失序感和精神堕落感到幻灭。曾梵志《无题 09-7-1》描绘有着浓密树枝的森林,反复交错的树枝苍茫有劲,撷取自草书的线条富有音乐般的韵律性,曾梵志在自然和生活中寻找素材及灵感,创造出无限的可能性。

常玉《电线上的燕子》领衔“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和设计”<a href=香港秋拍”/>曾梵志《无题 09-7-1》,2009年作。主办方供图。

  日本当代极具代表性的艺术家加藤泉的三联巨作《无题》也会在本季拍卖呈现,作品以三联作的形式出发,以巨幅方式绘制了一家三口,在艺术家历程中极其罕见,更为市场上所出现的最大尺幅画作。每幅主角各司其职,颜色上的区分进而强化了各自代表的含义,更在尺幅上展现巧思,将“儿子”的画布缩小,以示年龄上的差距。出生于日本古文化发源地的加藤泉对日本民间故事流传的山灵精怪特别感兴趣,画中母体往往是介于人物、动物和植物之间的混合体,再以有机的线条或斑纹点缀,形成一个艺术家独有的心灵产物。此组作品曾在日本广岛市现代美术馆展出,可见其在艺术家心目中的分量。

常玉《电线上的燕子》领衔“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和设计”<a href=香港秋拍”/>加藤泉《无题》,2003年作。主办方供图。

  作者丨何安安

  编辑丨刘亚光

  校对丨刘军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香港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香港服务器网联系。

[香港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