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服务器

香港“后生”将街舞带进广州最北的山村,跳到山间,跳进田野

  暑期的一个晴天,在广州从化区吕田镇,这个远离市区的小镇里,山风呼呼吹,河水哗哗流,一切和往常一样。突然,动感十足的音乐声从横跨吕田河的廊桥上传来,拥有强烈节奏的音乐扰乱了哗哗的流水声,五个本地男孩在这蓝天底下,群山之间自由地跳起了街舞。领着孩子们跳舞的是来自香港的“90后”戴杅栩。

<a href=香港“后生”将街舞带进广州最北的山村,跳到山间,跳进田野”/>

  2020年5月,戴杅栩从香港来到了广州从化区吕田镇,将街舞文化带到了山间和田野。如今,他在镇上运营了一间舞蹈培训室,还在村里开设了街舞义教课堂。他用时尚的街舞丰富了乡村孩子们的课余生活,打开了孩子们的世界。

  村里来了个街舞老师

  上午的阳光不算晒,四面环山让坐落在广州最北部的吕田镇比市区稍凉些。在不是墟日的平常日子里,镇墟稍显冷清,好几家没招牌的成衣店、杂货店连成一排,中间夹着一家装修风格还停在十年前的旧式发廊。

  十点半左右,一首节奏强烈、饱含激烈电子曲风的音乐从一家藏在整排成衣店的屋子里传出,那是一家街舞培训室。无论是全透明的玻璃大门,还是漆成蓝色的墙壁,抑或是嘻哈风格的挂画,一切都和周边有些格格不入。培训室的创始人就是戴杅栩,一个来自香港的“90后”。

<a href=香港“后生”将街舞带进广州最北的山村,跳到山间,跳进田野”/>

  戴杅栩从小生活在香港新界,儿时父母离异后,他一直和父亲一起生活。小时候,戴杅栩性格内向,“常常不自信,在学校的时候不敢正视其他人。”

  16岁时,有一回,戴杅栩在球场上打篮球,遇上了一群跳街舞的大哥哥。节奏强烈的音乐,炫酷的舞蹈动作深深吸引了戴杅栩,“真酷!”他不自觉地在旁边模仿着大哥哥们的脚步,甚至回到家,音乐一直在他的脑海里回响,“如果我也能像他们那样就好了。”

  起初模仿大哥哥们的舞步,还在网上看视频学,之后在社工的帮助下,戴杅栩有了系统的街舞学习。自那以后,戴杅栩整个人变得自信起来,“当时街舞是很潮流的文化,能引起很多同辈羡慕的眼光。”

  毕业后,戴杅栩成为一名街舞老师,在香港与服务青少年的社工队伍合作教青少年跳舞。那时,大部分的教授对象都是有特殊成长背景的小孩,单亲、涉黑、涉毒……最多的时候,有50多个孩子跟着他学舞蹈。

  变化发生在2019年的夏天。那年夏天,戴杅栩来到了广州从化吕田镇游玩,这是他第一次接触内地乡村。在乡村里,他见到了大街小巷随处追逐玩闹的小孩,还有不少儿童结伴在水边嬉闹。去山上徒步时,他途经一个水库,遇到一个不幸溺水的小孩。回程路过现场,他看到小孩已盖上白布,等着被运走。这个场景深深触动了戴杅栩。

  这些成长在乡村的儿童接触的东西少,兴趣特长也不如城里的孩子丰富,“这和我小时候是一样的,受限于自己的眼界,会内向、自卑。”回到香港后,一个冲动的想法出现在脑海里,能不能将舞蹈课堂带到乡村里去?

  在内心挣扎了半年,再过几年就到而立之年了,戴杅栩实在想做出一些改变。2020年5月,他独自来到从化吕田镇,将街舞带进了乡村。

<a href=香港“后生”将街舞带进广州最北的山村,跳到山间,跳进田野”/>

  在山间跳,在田野里跳

  随着近年嘻哈文化的兴盛,在繁华的市区,很容易可以撞见一群跳街舞的少年。但是来到这个夜晚消夜都几乎找不到山村里,村民能接受街舞吗?

  最初来到吕田镇,戴杅栩拖着音箱到了镇上夜晚最热闹的滨河广场,启动了音乐,跳起了街舞。舞蹈吸引了不少群众驻足观看,几个小孩站在人群的最前排,目不转睛盯着这个外来的舞者。这个眼神让戴杅栩意识到,街舞适合这个乡村。

  他联系了吕田小学,在学校建立起街舞义教试点,免费教学校的小孩跳舞,每周1节课,每节课1个小时,16节课为一期。最初接触学生,他发现很多小孩总是低着头,眼神飘忽,不敢和老师有眼神接触。“那时候仿佛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

  当戴杅栩在课堂上表演了一段街舞时,他发现在舞蹈面前,孩子们的眼睛是闪着光亮的。小巢是一年级的学生,爸爸妈妈都忙于工作,平时由奶奶照顾,看着老师跳舞,“觉得很酷,很想像老师一样。”如今,小巢已经跟着戴杅栩学了三期街舞,能随着音乐完整地完成一支舞蹈。跳舞的技能增强了他的自信,虽然在距离市区的小镇读书,但小小年纪的他已经拥有了两门技能,一个是写毛笔字,另一个是跳街舞。

  随着义教工作逐步成熟,戴杅栩联合同伴在吕田镇墟开设了培训室,两层,楼上教中国舞,楼下教街舞。镇墟这家不一样的店铺引起了村民的关注,路过的人总是多看上几眼。透过玻璃门,里头的小孩跟着老师自由地跳着舞。

<a href=香港“后生”将街舞带进广州最北的山村,跳到山间,跳进田野”/>

  在室内跳,在室外也跳。每隔一段时间,戴杅栩就会组织学生到广场上,到廊桥上,到周边的村庄里跳舞。他希望这些小孩不止学会跳舞的技能,还能通过在户外跳舞锻炼胆量和自信心。

  从山间到田野,受到孩子们对街舞热情的鼓舞,在开办培训室的同时,戴杅栩坚持义教。如今,每周周六,他都会来到吕田镇三村村的儿童之家里教学。相对镇墟,三村村的位置更偏远些。几乎每次开课,儿童之家的负责人吴小丽都会去看,“这里第一次开展街舞课堂,比起画画和书法等相对静态的课堂,街舞很适合这些喜欢满山跑的小孩,孩子们很喜欢。”

<a href=香港“后生”将街舞带进广州最北的山村,跳到山间,跳进田野”/>

  来吕田镇一年多了,戴杅栩明显感觉到很多孩子有了变化。“去年下旬,我带着几个小孩到从化城区义演,台下有不少观众,但是这些孩子都没有怯场。”

  香港接触了社工文化多年,戴杅栩特别关注青少年的问题。他提到了香港社工界有一种“树洞模式”,就是由一个大哥哥、大姐姐这样的第三方来充当青春期孩子和父母沟通的桥梁。街舞时尚,在青少年群体中受欢迎。在香港,戴杅栩常常借助教街舞的机会和学生交流,听他们倾诉,协助他们和父母沟通。在逐步和吕田的孩子熟悉之后,他也希望将这种模式带进吕田。

  廊桥之上,音乐渐缓,一支舞蹈结束,戴杅栩逐个纠正孩子们的动作,“低头之后迅速抬起”“这里要伸直”“起来时身体要像弹簧一样”……他希望未来不仅这群吕田的孩子,更多来自从化乃至广州乡村的孩子都能在这山水间自信起舞。

  文/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何钻莹

  图/广州日报·新花城记者:苏韵桦

  广州日报·新花城编辑 董业衡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香港服务器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香港服务器网联系。

[香港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