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服务器

高度警惕!香港这个重大威胁正转向地下

  原标题:高度警惕!香港这个重大威胁正转向地下……

  香港“本土恐怖主义”萌芽

  近段时间,“本土恐怖主义”成了香港政府官员口中的高频词,他们在不同场合警示风险。

  本周三,香港保安局局长邓炳强说,特区政府会全力遏制恐怖主义在香港滋生。

  周二,港警“一哥”萧泽颐提到,香港“本土恐怖主义”萌芽并且有地下化迹象。其背后,有人蠢蠢欲动,推波助澜。

  早在2019年8月,国务院港澳办就研判,香港的示威活动已经开始出现恐怖主义的苗头。

  所谓“本土恐怖主义”,具体到香港,意味着制造、实施恐怖活动的人是土生土长的香港公民或永久居民。

  究竟是什么,让香港官员感到“本土恐怖主义”的威胁越来越真切?

  1

  引起特区政府对“本土恐怖主义”新一轮警觉的,是七月发生的两个事件。

  先是7月初,一名梁姓港人在铜锣湾用刀具捅伤一位机动部队警察,造成该警员重伤。

  香港保安局定性,这是“个人孤狼式恐怖袭击”。

  几天后,香港警方在尖沙咀捣破一个爆炸品实验室,拘捕了9名犯罪嫌疑人。该实验室由“港独”组织“光城者”所有。

高度警惕!<a href=香港这个重大威胁正转向地下”>

  警方搜获了一批炸弹化工原料三过氧化三丙酮和其他材料,这显示他们离造出“土制炸弹”仅有一步之遥。

  让人后怕的是,该组织计划袭击海底隧道、铁路和法庭等,甚至他们已经计划好袭击得手后的出逃路线。

  如果警方没有抢先破获,后果不堪想象。

  另外,被拘捕的9名嫌犯中6人还是中学生,最小的只有15岁。其余3人则是中学教职员和大学行政人员。

  公开报道也显示,“光城者”主要由中学生组成。

  但很难想象,仅凭这群中学生就能搭建起一个严密组织,并且公然打出“武装起义”和“武装革命”的旗号。

  他们背后躲着什么人?是谁在把这些年轻人推在前面充当“炮灰”?

  细思恐极。

  这些,不过是冰山一角。

高度警惕!<a href=香港这个重大威胁正转向地下”>香港警方缴获的可制炸药的化学品(2020年3月)

  保安局今年6月提交给香港立法院的一份文件中写道:

  过去两年,警方共破获超过 20 宗爆炸品及枪械相关的案件,拘捕超过 93 人,搜获 2.6吨的爆炸品和 36支枪械。

  去年5月,时任保安局局长李家超说,种种迹象显示本土恐怖主义正在香港滋生。

  这些迹象包括:

  一、警方查获了各种不同类型的炸药,那些炸药正是外国恐袭案犯常用的。比如,它们被用于2005年伦敦地铁公交连环爆炸案、2011年奥斯陆政府大楼爆炸案等等;

  二、涉案人员采用的引爆方法也与各地恐怖分子类似,比如高压锅炸弹等;

  三、警方查获的带有剧毒及高度易燃化学品的种类和数量惊人。

  李家超还特别提到,警方搜获了一支半自动步枪。美国拉斯维加斯音乐会恐袭的案犯使用的就是同一型号的枪,造成50多人死亡,500多人受伤。

  光是想想这些武器中的哪怕几个成了漏网之鱼,就足够让人惊出一身冷汗。

高度警惕!<a href=香港这个重大威胁正转向地下”>香港警方在“修例风波”中缴获的真枪

  另一方面,缴获数量巨大的武器是一种成绩,但它同时也意味着事态严重性。

  一个难题是,本土恐怖分子具有强隐蔽性特点。嫌犯被恐怖主义思想洗脑的途径多为互联网,网络的隐蔽性增加了被监测的难度;其次,嫌犯身为本地人,与外来人员相比,很难被反恐人员注意到;而嫌犯很少会有外援,常常施行的是“独狼式”行动,这些人如果平时较少与外界联络,就很难被追踪到。

  在恐怖主义的议题上,只有在700万人中找出所有疑犯,才能够真正保证香港的整体安全,防患于未然。

  这对反恐部门来说,这是个巨大考验。

  2

  香港的“本土恐怖主义”,不是一夜间冒出来的。

  这些年,香港经历了非法“占中”、旺角暴乱和修例风波等社会事件,其中都夹杂大量针对普通港人的暴力,以及对香港社会的疯狂破坏,有人认为,这样的氛围是产生香港本土恐怖分子的基础。

  不妨先看看警方对2019年修例风波的总结片段。

高度警惕!<a href=香港这个重大威胁正转向地下”>香港街景(资料图)

  当时,网上的宣传品早期是呼吁民众参加游行,后来演变成不同的制造武器手册,甚至杀警指南。

  示威者的暴力行为不断升级,由投掷杂物变成砖头等,再变成汽油弹,最后有些甚至是真枪实弹和爆炸品。

  暴徒通过不断升级暴力来表达对社会及政府不满,甚至不惜伤害普通民众,造成社会恐慌,而这就是本土恐怖主义行为。

  这些暴徒,他们大多数本身就是“港独”中的激进分子,或是受到“港独”影响的人。

  虽然官方不断提及“恐怖主义”,但当时在民间不少人却对这个概念有些无感,这跟这些暴徒们指责警察、美化暴力有关。

  他们宣称警察“过度执法”,自己的行为是正当的,等等。西方媒体和香港的“黄媒”的偏向性报道,也在不断强化这种谬论。

  一些媒体甚至找出了“典型”,捧出一个“爆眼女”,声称她因被警察布袋弹打伤导致视力永久损伤,但该女最近的动态显示,“爆眼”其实是个世纪谎言。

  这些舆论营造的仇警情绪却在香港社会驻留了很长一段时间,这种情绪也成为洗脑本土恐怖分子的手段。

  去年4月,就连港警“一哥”都收到了匿名寄来的土制炸弹包裹,最后虽然成功化解,但过程令人揪心。

  这显然是本土恐怖主义分子在挑衅。

高度警惕!<a href=香港这个重大威胁正转向地下”>

  “爆眼女”被媒体曝出去年出行时双眼炯炯有神

  此外,随着这些激进势力的暴力程度和密度不断增加,以及大肆在舆论中宣扬“揽炒”(同归于尽)的思想,从而让香港人对暴力行为的容忍和接受度有所提升。

  如此具有煽动性的操作,的确迷惑了不少人,让他们误以为激进暴徒和恐怖分子是两码事,甚至对暴徒抱有几分同情。

  这种思维的影响延续至今,以至于在7月的袭警案中,有人不认可官方“孤狼式本土恐怖袭击”的定性,质疑这是“小题大做”“乱扣帽子”。

高度警惕!<a href=香港这个重大威胁正转向地下”>

  还有人不分黑白地为施暴者献花,港大学生会评议会甚至通过了感激施暴者的动议。

  匪夷所思,却折射了香港应对“本土恐怖主义”威胁的复杂局面。

  还有更复杂的。

  “本土恐怖主义”虽然是香港本土酝酿出来的,但它的技术指导、思想以及资金却可能同时来源于内部和外部。

  先说外部的。

  修例风波里,“港独”头目勾结美西方为街头黑暴找来大量资源,已是公开的秘密。

高度警惕!<a href=香港这个重大威胁正转向地下”>

  涌入的资源除了用于资助黑暴行动本身,还有一部分用来解除他们的后顾之忧——一旦他们受伤或被捕,这些钱将被用于提供支援,比如资助打官司。

  舆论攻击是外部力量另一大抓手。西方媒体经常大玩双标,把在任何国家都可以称为暴徒的人美化成“美丽的风景线”,不断以谣言和口号煽动仇视政府和执法者,等等。

  在类似的舆论攻势中,受影响最大的还是香港年轻人,他们心智未成熟,容易受外界影响,甚至被直接灌注恐怖主义思想。

  “光城者”组织就是明证。

  这些都还是有端倪,看得见的,那些没露出水面的,不知还有多少。

高度警惕!<a href=香港这个重大威胁正转向地下”>

  从内部看,一些死硬的“港独”头目并非只充当外部势力的中介,他们自己也是黑暴势力的头脑和金主。

  香港国安法出台后,止暴制乱效果明显,这些人大受打击。香港“教协”和“民阵”等也在近日解散,但有媒体质问,“教协”突然解散,却没有交代其4亿港币的资产如何处理。

  这样的糊涂账在香港还有很多,如果大额的钱继续流向支持恐怖主义活动,试图让香港社会安全形势进一步恶化,将是不小的隐忧。

  内外部力量之所以看上香港的极端主义者,显然不是因为他们有什么天降奇才,而是他们在政治上有利用价值,他们是被选中的“炮灰”。

高度警惕!<a href=香港这个重大威胁正转向地下”>香港“教协”解散(资料图)

  值得一提的是, 2019年的修例风波以及这两年疫情下的管控,让原本就有些力不从心的香港社会经济发展陷入停滞,造成一些人失业或产生对社会的不满心理。

  经济发展停滞了,但黑暴们的黑手却在暗涌。

  这给遏制“本土恐怖主义”带来新的挑战。

  3

  众所周知,香港地狭人稠,如果只计算已开发土地,香港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接近3万人。

  如果没有疫情,每年访港旅游有五六千万人之多,其中还有不少人来自内地,热门商区都是人挤人。

高度警惕!<a href=香港这个重大威胁正转向地下”>香港商圈游人如织(2018年)

  在这样的土地上,如果真有恐怖分子想搞事,随便找个地方引爆炸弹,必然会造成重大伤亡,触发社会恐慌。

  不光香港社会到时会受到冲击,居民生活、经济发展将难以为继,外溢的影响更是不能忽视。

  世界对这座国际都市的信心,原本源于它的法治与安全,如果这样的基础不复存在,香港世界金融中心的地位恐怕也会岌岌可危。

  怎么办?

  事态的严重性,香港官方应该已经有了比较充分的认识,所以才会反复提及要高度警觉“本土恐怖主义”。

  从香港立法会的内部文件看,港府已经有了很多行动。

高度警惕!<a href=香港这个重大威胁正转向地下”>香港警方反恐演习画面(资料图)

  保安局将香港面对恐袭的风险威胁定为“中级”,意思是说,虽然有受袭的可能性,但还没有具体情报显示香港可能成为受袭目标。

  为了防范,特区政府早已提升了内部的反恐准备。2018年港府成立了保安局与跨部门反恐专责组,情报和策略性研究、培训、演习、公众教育与宣传四个范畴是其工作重点。

  参考全球有约1/4的恐袭目标涉及重要基础设施,港府也对重要基础设施加强了保护。

高度警惕!<a href=香港这个重大威胁正转向地下”>“911”事件令世界震惊

  这些工作应该取得了一些成效,港警“国家安全处举报热线”7月份破纪录地收到超过3万条的不同信息,显示民众对“恐怖主义”威胁临近的意识正在提升。

  目前,特区政府在反恐方面主要可依循的有《反恐条例》。有人建议,面对更加复杂的形势,特区应该考虑制定反恐法等更为严厉的法律,从多方面瓦解本土恐怖主义威胁,包括截断资金来源,查封散播仇恨和极端讯息的网站、论坛和媒体,堵截违禁品流入等。

  我们看到,建议中的一些内容,特区政府这两年已经在做了。

  除了政策上的手段,人这一方面,也需要有抓手。

  那些被选中的“炮灰”,并非全是无可救药之辈,截断他们的资金和洗脑信息来源,大概已经能将他们救回一半。

高度警惕!<a href=香港这个重大威胁正转向地下”>香港狮子山(资料图)

  而另一半,需要港府和社会勠力同心,更多致力于社会发展和社会公平构建,在这个过程中清除“恐怖主义”的本土土壤。

  这可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图片来自网络

  来源:补壹刀/无影刀

   

点击进入专题:

中央出手 香港局势趋稳

责任编辑:刘光博

[香港服务器网图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